http://www.vivocosi.com

停止信贷、整治银行

  根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监测的35城数据显示,2019年7月全国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为5.44%,相当于基准利率1.110倍,环比上涨了2BP;二套房贷款平均利率为5.76%,环比上涨1BP。截至8月13日,二线城市方面,大连、苏州、杭州、宁波四地上调了首套房房贷利率。其中,大连邮储、建行、交行等多家银行将首套房贷利率由基准利率调整至基准上浮10%,二套房贷利率由基准上浮10%上调至基准上浮15%。

  由此可见,房贷利率上调的城市大都是二线城市,而一线城市的房贷利率倒没有什么变化,例如北京和深圳这种热点城市普遍执行首套房贷利率基准上浮10%,二套房贷利率基准上浮15%-20%,并没有什么上调的势头。

  这主要可以从市场热度上进行分析。现阶段全国的楼市热度都不高,也就是一二线城市的市场基数大,市场还不算太冷淡。而在这些年间,因为房价长期居高不下,所以不少一线城市的购房者都退身到了二线城市,这也是近年来二线城市楼市热度持续发热的原因。而二线城市楼市的发热带来的就是杠杆率的持续上升,这也就成为了房贷利率上调的主要动力。

  现阶段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超过了70%,根据2018年的数据来看,中国家庭杠杆率已经超过了50%,居民负债率更是高得令人难以想象。而还有另一个大头在于房企,中国有很大一部分房企都是在杠杆营销,今年就有不少房企因为资不抵债破产了。而中国的楼市有这么高的杠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楼市的风险会很大。所以说,去杠杆对我国的楼市来说迫在眉睫。

  这其实就绕回了上面的为什么房贷利率的上调大都集中在二线城市这个问题上,二线城市是因为市场热度较高才会上调房贷利率的,而政府上调房贷利率的主要目的就是能给这些“发热”城市“降温”。房贷利率上调其实是在示意刚需:现在不是买房的时候。刚需的购房热情也就会因为利率的上调而消退,楼市降温也会是必然。给予现阶段刚需买房都通过贷款买这个事实,刚需层面的杠杆率自然而然地就会因为楼市降温而降低了。

  其实房企和刚需因为房贷利率的上调所面对的局面是一样的,这同样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减房企的贷款热情。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政府同时收窄了房企的融资通道,停止信贷、整治银行,不少房企因此想贷款都贷不到,杠杆率自然也能降低。

  政府在去杠杆的同时其实也在去房地产化,这样一来在规避楼市风险的同时也能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房价上涨会因为去房地产化的推进失去动力,购房环境也能得到净化,而且刚需还在获得实体经济发展的利好。所以说,现阶段房贷利率的上调确实不是什么买房阻力,反倒成就了不少利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